• +1-200-196-348-24

  • 272 California, USA

  • Mon - Sat: 8.00 - 18.00

凤凰独家 前女足主帅布鲁诺谈被欠薪:中国足协只是在拖延时间

距离国际足联给中国足协履行和前女足主帅布鲁诺违约赔偿(110.625万美元)的截止日期6月13日已经过去2天时间,外界都在观望最终结果。“最后通牒”截止日期之前,布鲁诺的律师没有收到任何消息。

据北京青年报6月13日报道:中国足协认为相关法律程序尚未走完,目前正与国际足联就此事进行沟通,并将结合中、外律师团队的专业意见应诉,最大限度维护自身权益,所谓“13日禁赛”大限并不存在。

6月14日,案件当事人布鲁诺接受了来自凤凰网《凰家看台》的独家专访,这是他第一次对中国媒体开口谈及此事。

在布鲁诺看来,作为胜诉一方,在一切判罚都结束之后应该等来的轻松履约并没有等到。而中国足球原本应该按照国际足联章程履行义务,树立在亚洲(女足领域)第一梯队的榜样形象,也并没有树立。回想自己在中国执教的日子,原本充满美好,却在自己教练生涯的最后阶段留下了一笔至今都没有完结的遗憾。

以下为布鲁诺专访实录。为避免引发歧义,法文版采访实录应布鲁诺要求原文附上在文末:

布鲁诺:还好…过去的 5年,我很享受我的家庭生活。我仍然会去看女足和男足的比赛。作为顾问,我参与一些电视节目,特别是法国女足世界杯。我还志愿帮助一个致力于癌症患者康复的协会。我仍然期望最后一次职业挑战,能够在某支队伍分享我的职业经验,但不幸的是,我与中国足协的诉讼使我无法如愿地快速重新出发。

布鲁诺: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,但我们在诉讼开始 2 年后获得了第一个有利于我们的判决。由于雇佣合同被无故终止,2018 年 4 月 26 日我向国际足联提出上诉,国际足联于 2020 年 3 月 27 日作出有利于我的判决。

中国足球协会随后就国际足联的决定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,体育仲裁法庭于 2021 年 5 月 26 日作出决定,再次对我有利。中国足球协会坚持上诉,向瑞士联邦法院提起上诉,瑞士联邦法院于 2022 年 1 月 25 日确认了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。

从中国足球协会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到 2022 年 1 月 25 日瑞士联邦法院作出判决,过去了将近两年时间。就这样将近两年过去了,在此期间,中国足协提出了所有可能和可以想到的上诉,但一一失败。现在我们陷入僵局,本来局面可以由中国足协轻松解决,但中国足协拒绝执行体育仲裁法庭做出的对我有利的判决,甚至可能遭到国际足联罚款和停赛的处罚。

布鲁诺:自从我回到法国后,我就没有与中国足协直接联系过。但是,我与中国足协一些我的前同事关系很好。

布鲁诺:我感到非常悲伤、不理解和不公正。我在中国留下了一个我喜爱的团队,我非常珍视的朋友。球员、球迷,尤其是记者,他们一直对我很友好。我可以说,中国人民以最好的方式接待了我,支持了我。

凤凰网体育:国际足联在判决中提到了中国的法律制度,中国足协说你的合同只适用于中国的法律制度吗?你觉得这部分内容是业余的吗?

布鲁诺:国际足联的判例对教练和国家协会之间的纠纷非常明确。国际足联保护弱者免受恃强凌弱,要求不惜代价地遵守合同。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会给国家协会带来一定的后果,就像他们的球队一样,他们必须尊重比赛规则,否则将受到制裁。系统之所以有效,是因为所有协会都在参与。中国足协需要证明自己在这方面是处于第一梯队的,并为世界其他地区树立榜样。

布鲁诺:我看到有新闻说,中国足协可能会向欧洲人权法庭上诉,但我并不确定。我很平静,因为所有的判决都是对我有利的,都是最终的。“无公正和真实理由的终止(无正当理由终止):国际足联的决定得到了体育仲裁法庭的确认,并作为最后裁决得到了瑞士联邦法院的再次确认”。我认为中国足协剩下的就是拖延,争取时间,花钱拒绝面对现实。

凤凰网体育:我们知道你观看了2019年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期间中国女足比赛,你了解她们的情况吗?通过哪个渠道?他们今年刚刚获得亚洲杯冠军,你如何看待他们过去五年的表现?

布鲁诺:是的,我在法国女足世界杯期间担任电视台顾问,我还在王子公园球场看了球队的比赛。球员们在上大巴之前,还热情的过来跟我招呼…我还在赛事期间评论了她们几场比赛。我可以在网上看到球队的比赛成绩,但自从法国世界杯以来,我一直没能看到直播比赛,因为我收不到CCTV 5。有时我也会设法找到一些球队的视频。这一切都是为了说明,不管怎样,我心中仍然有中国女足。另外,就我过去5年对球队的感觉而言,我认为我有义务保持谨慎,以免打扰到我之后以及我之前的教练。这一直是我的行为准则,我不会在这个年纪改变它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