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+1-200-196-348-24

  • 272 California, USA

  • Mon - Sat: 8.00 - 18.00

谁能证明自己“不是”?

今年七月,吴女士在取快递时被,者虚构了一段和她的对话,把她捏造成一个“不甘寂寞、勾引快递员的富婆”;

也许只是想在朋友和熟人面前吹吹牛,编个“被漂亮富婆勾引”的故事,炫耀下自己的魅力。

众多网民对信息来源,以及信息是否可靠,都没有深究,但他们据此认定吴女士,是个伤风败俗的。

吴女士不堪其扰,报警求助,警方经过侦查,将并发布造谣视频者拘留9日,责令其公开道歉。

吴女士在自己生活的地方,已经成了“名人”——无论走到哪里,都经常被一些人认出来,指指点点、说三道四;

就算一次次说出“被”的事实,也会带来更多的质疑,和刨根问底的隐私窥探,最后依然会被认为:“苍蝇不叮无缝蛋,你自己也不干净!”

吴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,在此之前,还有被大家指责为犯的罗冠军;前不久,还有清华大学的“学姐学弟事件”。

当那个清华学姐,称某个学弟对她进行性骚扰时,不但把他的个人信息到处公开,还扬言:“我不能暴打你一顿,就先让你在朋友圈社死!”

但此时,那个男生已经名誉扫地;而这个女生,也被众多网民掉过头来,恶语相向。社会公众成了他俩共同的地狱。

针对于此,美国独立记者、社会学家乔恩·罗森,写了一本面向大众的专著,《千夫所指》。

书中说,网络时代的群体暴力,特别是对一些人肆无忌惮的“公开羞辱”,愈演愈烈;

无论出于什么理由,将一个人公开杀戮,这种血腥场面,都难免令大多数人不寒而栗。

然而,几乎各国都有大量的历史记载表明:几乎每一场公开的死刑,都会吸引很多人专程前来围观,大家像过节一样为之狂欢。

1600年,当主张无神论和日心说的科学思想先驱布鲁诺,在米兰鲜花广场被处以火刑,数以万计的围观者闻讯赶来,将刑场围得水泄不通。

在点火前,很多前排观众,捡起地上的的木棍、树枝等,堆放在布鲁诺脚下,巴不得这场吞噬人命的大火,烧得更旺。

当时,欧洲无论在哪里,大部分人都是文盲。他们没有能力阅读《圣经》,对教廷的说教,也并无特殊兴趣。

大家眼看着这位一辈子没伤害过任何人的可怜老者,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被火海吞没。

与此同时,他们掌声雷动,欢呼雀跃,不少人对着火刑柱上被烧焦的尸骨,用最下流的语言大声咒骂。

很大程度上讲,这就是“大家一起欺负人”——众所周知,无论对断头台或者火刑柱上的死囚做什么,他们都无法反抗。

而“死刑犯”这个身份,哪怕再冤枉,也是一种“贱民”的标志,意味着可以被大家“合理合法”地发泄种种最为原始的暴虐冲动。

大家一起欺凌某些根本不可能危害到自己的少数“倒霉蛋”,还有很多人则围观这场残忍的闹剧,以此为乐,这是人性根深蒂固的暗角。

很多人上学时,都有过“某个倒霉孩子,被全班同学欺负”的回忆,大多数同学一边欺负小伙伴,一边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大家欺负的对象。

还有过去的大杂院,谁家有啥“负面新闻”,比如张三的孩子留级了,李四两口子闹不和,都会被大家到处传播。

被群体欺凌的孩子,和被大杂院里传播丑闻的当事人,也可说是一定范围内的“社会性死亡”。

不但等于把烧死布鲁诺的米兰鲜花广场扩大了千百万倍,而且,人人都成为可以给死刑犯火堆上加柴加薪的“最前排观众”。

“群众”可以“私设公堂”,将某些人“绑赴火刑柱”,成为大家倾泻暴虐欲望的对象。

某个名人明星,出现一场是非难辨的丑闻,可能被众多网民添油加醋地传播,再配上尖酸刻薄的“酷评”。

“群殴”之前,大家通常会根据一些风言风语,为你强加上一个“罪大恶极”的标签,就像插在死刑犯身上的亡命牌。

既然“群殴”的是一个“罪孽深重的死刑犯”,每个人在享受这种暴虐的快感时,不但不会为故意欺负人而惭愧,相反还会“正义感爆棚”,嗨得不要不要的!

当一个隐私被曝光的可怜女孩,被贴上“”标签,众多网民一边对她倾泻各种污言秽语,一边自认为这是惩恶扬善,在匡扶世风日下的社会风化。

而网络公共环境的“羞辱”,或者给另一些人扣上其他污名帽子,让他们沦为人尽可欺的“网络死刑犯”,这才是真正的。

可惜的是,在各种“群殴”的场合,尤其是“千夫所指,万众喊打”的网络广场,每一个参与者,都极大地淡化了自己的责任,以及最底线的是非观羞耻心。

同时,也很容易沉浸在“我和主流大众站在一起”、“我们是正义的大多数”等幻想中,就像大家一起吸毒,疯狂也会相互传染。

当吴女士,以及清华学弟,被证明了冤屈,网络群众也会用一句“原来如此啊”,轻飘飘地将此事“划过去”,很快忘掉,然后在下一场网暴群殴的“盛宴”中,再次张开血盆大口……

只要私设公堂的网络群殴,没有彻底终止,那么,我们每个人,都可能沦为倒霉蛋,都可能被像死刑犯一样游街、羞辱、霸凌。

一旦处于“千夫所指”的境况下,无论你说什么,周围的人也不会听,甚至还会越描越黑。

如果你试图对大家证明自己“不是”、“没有性骚扰”之类时,哪怕最后真相大白,表明你确实比窦娥还冤,你也已经成为大家的笑料。

试想,假如没有摄像头,调不出监控,“吴女士也许真是”、“清华学弟也许真的骚扰了学姐”,就会成为大家继续羞辱、霸凌他们的“生当理由”。

让这把利剑再次落下,刺伤我们之间的某个倒霉蛋,然后,其他人一起扑上来,一边铺上道德和正义的桌布,一边像吸血鬼一样,再来一场人血馒头的饕餮盛宴?

TOP